从日本亚运队看到了日本足球成功的秘诀

从日本亚运队看到了日本足球成功的秘诀

这支日本亚运队按照平均年龄来算只能是U22队,球队中没有任何一名超龄球员,反而是有10人来自大学联赛。这些大学包括筑波大学、拓殖大学、福冈大学、法政大学、鹿屋体育大学、流通经济大学。

而他们决赛的对手韩国队中,有以李刚仁为首的留洋军团,还有以白昇浩为首的超龄球员。但最后的结果只是韩国2比1小胜,比赛中的韩国也只是稍占优势而已。

当然日本队中有几名球员虽然是大学生,但也有职业梯队的背景。比如前锋内野航太郎,他是横滨水手U18青年队的,今年4月进入筑波大学就读。角昂志郎是2021年从FC东京U18进入到筑波大学的。

小见洋太是2021年直接从昌平高中进入到新泻天鹅,如今已经是新泻天鹅征战J联赛的轮换替补。松村优太也是从高中直接进入J联赛。2020年他从静冈高中进入J联赛曾经的班霸鹿岛鹿角,现在已经为鹿岛鹿角出场85次,打入8球,助攻5球。

中场日野翔太是拓殖大学的学生,今年5月进入到鸟细砂岩征战J联赛,代表球队出场2次贡献1个助攻。明年他将回到拓殖大学继续就读。重见怔斗目前是福冈大学的学生,还没有毕业的他今年已经开始代表福冈黄蜂踢球,明年毕业后,他将正式加盟福冈黄蜂。

山内翔的履历则更加有趣,从2020年4月开始,到未来的2024年2月,山内翔将在神户胜利船和筑波大学之间往来奔波。2020年山内翔作为神户胜利船U18的球员,进入筑波大学读书,2年后回到神户胜利船,根据计划他将在2024年回到筑波大学完成学业,然后正式回归神户胜利船。

类似的还有后卫今野息吹,这位法政大学的学生已经开始跟随大阪钢巴比赛,毕业后他也将正式加盟大阪钢巴。后卫关根大辉从静冈高校考上了法政大学读书,未来毕业后将加盟柏太阳神。

除了这些在正在读大学的球员,日本亚运队中还有一些从大学进入到职业联赛的球员。比如后卫山崎大地,他今年从顺天堂大学毕业,进入广岛三箭,已经在J联赛中又17次出场。

目前在云达不莱梅二队效力的佐藤惠允走了一条跟其他同伴不同的道路,他是今年暑假从明治大学直接留洋到德国的,已经为不莱梅二队踢了2场比赛。

盘点以后发现,日本亚运队这些球员,有的是从高中直接进入到职业球队踢J联赛,有的是从职业梯队去大学学习,有的是从大学去往职业联赛,有的则干脆踏踏实实的在大学读书,还有的干脆从高中或者大学直接去留洋踢球。

从这里能够看到的是日本足球成功的秘诀就是在于,日本的高中和大学的训练水平非常高,跟职业梯队不相上下。而学校和社区的训练则取决于两个方面,一个是基层教练员的水平,一个是训练课的内容。

训练内容上,日本全国基本都是统一的,都按照日本足协的青训大纲来走,每个教练可能在训练内容的细节上有所不同,但训练目标是一致的,要求是一样的,强度是差不多的。

虽然有统一的青训大纲,但最终训练的执行还是要靠教练员来执行,这就要求日本的基层教练必须有较高的水平。

那么,何为高水平的基层教练呢?是不是职业球员或者退役国脚就是好的基层教练呢?

日本的足球教练登记分为S、A、B、C、D四个级别,要想执教职业球队必须要有S级证书,A级就可以在职业球队当助教或者在高校当教练。B、C、D四个级别可以在初中以下的青少年足球俱乐部或学校任教,为了更早的开发儿童的体质,日本还特别规定了有针对4岁以下的孩子的幼儿教练员证书。

也就是说,日本的高中和大学的教练必须要持有A级教练证,这一点是没有商量余地的。

那么,日本教练证书怎么考呢?是不是必须要职业球员呢?并非如此。日本的教练证书向任何人开放,但如果没有足球基础,显然你也是考不过的,因为考试分为技术和理论两部分。

日本教练证书的理论并不是中国教练那样只重视足球技战术的理论,日本教练要考的理论更多的则是教学方面的理论。注重的是训练准则和方法,以及实践课程。要求考教练证的考生必须了解不同成长阶段青少年的身心状态,由此来做出相应的教学方法,其核心是“players first”(即以球员为本)。

在考学的过程中,日本足协要求,B级教练必须要有一名A级以上教练对其进行一对一的现场观摩和指导,因为A级教练都是一级一级考上来的,都有丰富的青少年执教经验,他们更懂得不同年龄段的孩子应该如何去训练。

在网络上,有一位中国人讲述了他在日本考取B级教练证的过程。他其实并非职业球员出身,只是因为喜欢足球,为了儿子踢足球,于是利用自身便利在日本先后考取了C级和B级的教练证。在考B级证的时候,他找到了在北京的日本A级教练赤塚教练做他的指导。

在北京跟着赤塚教练学习时,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比如,训练时,他先让小朋友练习一套抛球动作,从原地接球到向上抛球跳起来接球,再到相互之间各种花式对抛和对接。当时我觉得很好奇:又不是守门员的训练,为什么要练习抛球?赤塚教练后来告诉我,他发现很多中国孩子平时训练或比赛中面对高空球的时候会出现判断不准,这其实是基础运动能力欠缺的表现,而这些各式各样的抛球训练,恰恰可以弥补孩子在基础能力特别是协调能力方面的缺失。即使是专业的足球运动员,基础能力也是第一位的,而不是专业技巧。孩子在运动方面的成长就如同造房子,基础能力是房子的地基,地基越牢固,房子往上造才会更稳固。而且,孩子长大了以后无论从事什么运动,都会比较容易上手。

在北京,还有一件事让我印象深刻。有一次,我在场边观摩一场儿童足球比赛,一个小选手被对方球员拉扯,但裁判没有吹罚,这个小选手十分不满,在场上抱怨了几句。比赛结束后的总结会上,赤塚没有指责孩子的这种行为,而是告诉他:对手有拉扯行为,裁判没有吹罚的话,你如果选择继续前进,会有什么样的好处呢?你越接近禁区,判点球的概率越高;对手如果继续拉扯,那么他被罚的可能性越大;而对手一旦得牌,他接下来的顾虑就会越多。讲完这段话后,赤塚教练布置了一个作业,让大家回去想一下,今后如果遇到这样的事情应该怎么处理。我发现,那个小队员脸上的不满消失了。

相比之下,我们的教练更愿意直接告诉孩子应该怎么做,而不是告诉他为什么这么做,没有让他自己去思考。其实,我自己也是这样对待儿子的,总是忍不住告诉他应该如何如何、不能如何如何。当我的儿子不愿意和别人抢球时,我总是在场边不断高喊“快去抢球呀”,但结果往往事与愿违。

用引导的方式和孩子对话,是我在日本学到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教育理念。培训班的老师说,再优秀的教练也无法代替孩子上场比赛。足球运动是活的,只有平时训练中通过引导让孩子养成不断思考的习惯,才能够让他们自己去应付比赛中每时每刻的变化。更重要的是,具备独立思考能力的孩子,即使将来没有成为一名专业运动员,也将使他一生受益无穷。

这两年的学习经历,不仅让我学到了作为一名足球教练的专业知识,同时也让我不断反思究竟什么样的教育才是适合孩子的教育。

转变最终出现在我儿子身上。这两年,他在训练和比赛中更加主动、更加勇敢,也能够和其他队员一起团结配合。去年,他升入小学,通过选拔,加入了篮球队。是的,你们没有听错,不是足球队,是篮球队。他的人生道路还很长,他的未来由他自己去选择。

现在,我办了一家综合体育俱乐部,而不仅仅是足球俱乐部,我希望让更多的孩子爱上体育,把运动作为一个终身习惯。

从这个中国教练考取日本B级教练证书的过程和感悟中会发现,日本足球教练的考核其实并不止局限于足球,而是涵盖了整个教育范畴,其考核难度比中国足协的教练员证书考试里那些关于技战术和训练课的考核要难上很多。对于小学或中学文化水平的中国职业球员来说,有很大的难度。

前国脚赵明剑就曾经在直播时回应球迷关于他是否会去当教练的问题。赵明剑就说,自己当不了教练,学习能力不行,表达能力也不行,教孩子误人子弟。赵明剑如此说,反而得到了网友的一致好评,认为他有自知之明。

其实,足球圈内有很多青训教练也都有这个体会。一位年轻的教练就曾经说,自己从6岁就进入体校学踢球,现在20多岁了,最后悔的就是当年读书太少,现在想读书也读不下去,自己的学习能力也没有在年少时被开发出来,当了教练以后发现,自己想再提高就难了,所以他一直鼓励自己的小球员好好上学,多读书,就算以后不能踢足球,也能从事足球相关的科研、管理、医疗、技术等方面的工作。这位教练还说,自己没办法教给孩子太多先进的东西,只能踏踏实实的把孩子的基本功教好,然后教他们好好读书,好好做人,不要沾染上足球圈里的很多坏毛病。

类似这位教练的说法,其实透着中国足球很多基层教练的无奈,但他们能知道自己的不足,也能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已经是非常难得。“我教不了太先进的东西,但我能教基本功,也绝不会把孩子带坏”这一点,在混乱的足球圈里就已经很难做到。

毕竟在中国足球这个圈子里,教练在训练中满嘴脏字的辱骂自己球员,比赛中辱骂追打裁判,甚至在比赛中辱骂殴打对方或本方小球员,教自己球员怎么“废掉”对手的事情,正在我们身边的每一块足球场上发生。

所以,日本教练能教出好球员,因为他们知道足球是教育的一部分,教练不光会练,还要懂教育。而中国的教练如果低调、认真、努力、好学且有责任心的话,虽然可能教不出特别好的球员,但至少能教出一个好人。但还有一些自命不凡的教练,只能教出一群会踢球的、嗜酒如命的、好勇斗狠的、黄赌毒敢沾的。

说回到足球上,中日足球的差距在哪里。如果我们的教练员有至少普通高中以上文化水平的话,他们就能够教出更好的球员,这些球员未来做教练,也能教出更好的球员,由此良性循环下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