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最特殊的球员 白天上赛场晚上回监狱服刑

全世界最特殊的球员 白天上赛场晚上回监狱服刑

苏里曼·科奇,这名普通的德国球员,因为自己的特殊经历,已经引发了全世界媒体的强烈关注。

早上6点半,我在监狱中醒来,开始吃早餐。随后,我向监狱长报告,申请离开。得到批准后,我独自驾车来到巴贝尔斯堡队的训练场,投入训练。赛前,我和我的队友赶到主场李普克内西球场,参加德丙联赛。

本场比赛,我的发挥不错,帮助球队击败了对手,然而我却无暇庆祝。赛后,当队友三三两两地外出庆祝时,我却正在通往监狱的路上——按照规定,我必须在22时之前赶回监狱服刑

去年的12月22日,科奇因抢劫被柏林地方法庭判刑三年九个月,此后得到特批,获准继续参加比赛。就这样,科奇开始了自己奇特的职业生涯。本赛季截至目前,他已经代表巴贝尔斯堡队出场13次,并且打进了1球。

科奇原本有着美好的职业前景,他和德国球星厄齐尔一样,也是土耳其后裔。科奇的父母30年前来到德国首都柏林发展,经营着一家土耳其餐厅。

在代表巴贝尔斯堡出战的第一个赛季,科奇就受到了德甲俱乐部球探的注意,他还曾被土耳其青年队的主教练看中,打算征召其进入欧青赛预选赛的比赛名单之中。上赛季,科奇的经纪人和德乙球队因戈尔施塔特谈好了转会合同,如果一切顺利,科奇就将登上德乙的赛场,但最终却进了监狱。

我忘不了父亲探监时的怒吼和他那失望的眼神。父亲的愤怒唤醒了我,我要改过自新,重新做人。在这个只有7平方米的监狱房间里,我每天都做俯卧撑,或者拿一箱水练习举重,保持力量。总有一天我会回到球场

科奇的人生多半毁在了自己的亲弟弟塞达特手中。塞达特因抢劫被判过缓刑,后来被恨铁不成钢的父亲赶出了家门。科奇收留了弟弟,没想到弟弟带来了四个无业的朋友,天天在家抽、赌博。科奇踢球的月薪能达到4500欧元,但最终被“抽”得拮据不堪。于是,几个人想到抢劫赌场,科奇负责开车。3个月内,他们作案8起,抢到的钱财高达五位数。落网后,年纪最大的科奇获刑最重,三年九个月。

科奇入狱后,父亲曾来探监,当场表示要和他断绝父子关系。这深深刺激了科奇,他希望用实际行动挽回犯下的罪行。在坚持不懈地锻炼后,科奇鼓起勇气给巴贝尔斯堡队写了一封信,表达了自己希望再次回到赛场的意愿。

我知道,对于我的回归,巴贝尔斯堡队里有两种声音。一伙人认为,应该与我这样的罪犯划清界限;另一伙人认为,应该给我新的机会。我感谢球队主教练本贝内克,他最终决定让我回来

今年4月,因为在监狱的良好表现,科奇被转到公开监狱服刑。按照德国的司法制度,“公开监狱服刑”意味着科奇可以有一份工作。随后,巴贝尔斯堡队高层开始商谈此事,同意与否决的声音各占一半。最终,主教练本贝内克决定给这个孩子一个机会,“科奇是个有天赋的孩子,他来到球队,也会给其他年轻人教育,让大家远离犯罪。”

得到俱乐部允许自己归队的电话后,科奇欣喜若狂,“我觉得这个消息比中了彩票还好!”

如今,科奇晚上在监狱服刑,白天和其他球员一起训练和比赛。每个周日,巴贝尔斯堡队都会把下一周的训练、比赛计划发给监狱长,以便让后者随时掌握科奇的动态。如果巴贝尔斯堡队打客场,科奇还可以破例随队在外过夜,但他必须保持通讯畅通,以便随时汇报自己的行踪。

这些就是我的故事——一半是罪犯,另一半是球员。在监狱里,一想到足球,我的心里总是痒痒的,我对自己说:我会回到球场的。

感谢那些给我机会改过的人。如果一切顺利,我将在10个月之后获得减刑,提前出狱。

再次回到社会时,我已经25岁了,这个年龄虽然不大,但我已不再奢望能被德甲球队看中。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在监狱的这段时间,我没有放弃自己,我的职业生涯在低沉的命运交响曲中依旧奏出了最强音。我希望自己这份对足球的痴迷,能够教育后来者——远离犯罪,珍惜生命。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