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网球危机泛滥成灾 赞助商巨大投入血本难回

美国网球危机泛滥成灾 赞助商巨大投入血本难回

美国体育用品制造商协会将网球评为国内增长速度最快的运动项目,2008年度的参与率飙升9.6%,而高尔夫、棒球和橄榄球却呈现颓势。这项运动有益身心,而且方便实惠。

在民风淳朴的堤尔荷特——拉里伯德从这里踏上巨星之路,可口可乐饮料瓶设计于此地诞生——要想听懂印第安纳州立大学各路网球高手的母语,我们今年还真得动用联合国级别的翻译设备。

一群瑞士人、塞尔维亚人和南非人穿着“无花果”宝蓝球衣(译注:“无花果”为印第安纳州立大学校队外号),这幅画面真实反映了美国大学网球日渐壮大的国际影响力。细数全美大学网球协会(ITA)第一区排名前25的男女球手,其中超过一半出生在国外。眼看着宝贵的奖学金落入外国人手中,美国网球少年们的父母忧心忡忡。“如果父母为孩子的网球事业年投入达到5万美元,就会觉得亏了,”ITA执行董事大卫本杰明说,“但是法律并没有规定,投入了成本就能保证你拿到心仪学校的奖学金。从理性上来说,选手和他的家人能理解这事儿,但感情上还是难以接受。愤怒由此而生。”这是机遇之地——为什么不能公开选拔人才?

克里斯芬利,一位来自宾州斯克兰顿的大一新生,他从前并未体会过这种危机。芬利的目标是成为世界一流的网球选手。身为华伦宝帕克高中的王牌球员,芬利曾经赢得过地区双打冠军,随后成功入选印第安纳州立大学校队,成绩不断提升。

大学赛场是前大满贯双打冠军布莱恩兄弟的成名之地,詹姆斯布莱克也是在这里练就攻势凌厉的正手击球。如今这片赛场的竞争更加激烈,然而危机也日益严重。

5月14日下午7点左右,刚刚放假的芬利和家人一起外出用餐,这时他接到教练马里克塔伯特的电话。手机信号异常清晰,教练的话却让他一阵眩晕:网球项目将成为学校削减体育预算的首批受害者,这被印第安纳州立大学体育总监罗恩普雷特曼称之为“艰难”但是“必要”的决定。“每个人都陷入了困境,”芬利说道,“我现在该怎么办?这是大家都在面临的问题。我不知道我还想不想回学校。我不知道没有了网球我该怎么办。它一直是我生活的全部。”

网球危机已经在美国大学联盟泛滥成灾。当学校需要奖杯来妆点橱窗,国际球星可以让难题迎刃而解,然而一旦经济紧张,问题就会变得棘手;赞助者不太可能理睬来自巴塞罗那的抗议。自从4月之后,ITA第一区排名前六的大学都对男子网球赛事进行大幅削减,比如东南路易斯安纳大学(10名球员中有9位出生在国外),田纳西大学马丁分校(7名球员中有4位出生在国外),和南加州大学(5名球员皆为国外出生)。“事到如今,”本杰明说,“就好像普通流感已经演变成了蔓延全国的瘟疫。”

取消网球项目并不仅仅因为教育修正案第九条(旧理由),或因为海外球员(新借口)。“有些学生对此失望透顶,”塔伯特说道。他出生于法国,学生时代曾就读于阿拉巴马州的莫比尔大学。任职于印第安纳州立大学期间,塔伯特带领该校女队一路横扫对手,勇夺联盟分区冠军。2008年,他当选为密苏里山谷联盟地区的年度最佳教练。今年他又挑起执教男队的重担。如今正处在重建期的印第安纳大学男子网球队历经波折,但在过去他们取得了不少辉煌成就:从1999年到2004年,球队在国际军团的帮助下赢得了60场联盟比赛。

“ 这一年, 我们的关系日渐亲密,”芬利评价和队友的关系,“我原本还打算明年和米洛斯帕夫洛维奇(来自塞尔维亚)合租公寓。”难道这不正是现代大学生活的真实写照?超越国界的大融合?

网球正处在大萧条之后的回暖期。3月间,《华尔街日报》曾刊登一篇题为“网球卷土重来?”的报道,结果支持这一观点的人多得出乎我们意料。美国体育用品制造商协会将网球评为国内增长速度最快的运动项目,2008年度的参与率飙升9.6%,而高尔夫、棒球和橄榄球却呈现颓势。这项运动有益身心(“打网球有助于深陷经济危机中的人们放松心情,”本杰明说道),而且方便实惠(由威尔逊公司生产的费德勒签名球拍仅售19.99美元,约合人民币137元)。

即便在大学联赛,网球也算得上是一项平动。每支男子或是女子网球队的年平均开销大约是1.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0万元,包括训练设备,路费,保险等等),而每场橄榄球比赛花费的代价则无法估量(包括飞机票,温泉,大屏幕等等)。

这些天来,堤尔荷特盛传印第安纳大学橄榄球队的更衣室即将翻修,别忘了这可是一支自2005年以来战绩1胜44负的球队。我的问题直截了当:哪一项运动更应该被斩立决? 译 李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