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的话题总是这么沉重也总是让人感慨

重建的话题总是这么沉重也总是让人感慨

“慕尼黑空难带给曼联的打击是毁灭性的,但曼联不会因此解散,巴斯比也不会放弃,红魔的精神永远不会死。”

曼联赢得了英甲冠军,赢得了足总杯冠军,成为英伦三岛最强的豪门,但巴斯比并不满足于此。

巴斯比认为曼联要走向欧洲,成为全欧洲范围内最好的球队,甚至要成为一家受到全世界欢迎的豪门俱乐部。巴斯比对董事会说:“我希望带领曼联参加欧洲俱乐部冠军赛,我们的战场要超越英甲联赛,我们要和欧洲最强的球队交锋。”

巴斯比的眼界是非凡的,特别是那个年代欧冠才刚刚开始,巴斯比就意识到曼联必须要到欧洲去大展身手。

一直以来,欧洲各大联赛都是单独举行,各国之间足球俱乐部的比赛只有一些偶然举行的邀请赛。直到1954年,当时欧洲足球先生评选活动的创始人加布里埃尔-亚诺提出建议,创办一个欧洲各国俱乐部参加的足球比赛。国际足联和欧足联态度傲慢,他们对非国家队的比赛不感兴趣,拒绝组织这种跨联赛的比赛。亚诺的提议最终得到了皇家马德里、安德莱赫特、维也纳快速等数家俱乐部的响应,也得到了匈牙利足协的热情欢迎。在这个计划提出的差不多时间,欧足联希望组织欧洲各大城市代表队参与的杯赛,这个在欧洲明显缺乏可行性。欧足联很快放弃了城市杯赛,转而支持组织俱乐部之间的比赛。到了1955年5月21日,欧洲足联和相关足球俱乐部在巴黎举行会议,决定组织举办欧洲各个顶级联赛冠军比赛,并将赛事定名为欧洲俱乐部冠军杯比赛

在1955-56赛季首届欧冠开始,一共有16支球队报名参加,通过淘汰赛决出冠军。到了1956-57赛季,增设了一轮外围赛,正赛阶段仍保持16队参赛不变。1972-73赛季欧冠取消了外围赛,参加正赛球队变为32队,淘汰赛赛制不变。到了1991-92赛季欧冠再次改革赛制,32支球队先进行2轮主客场淘汰赛,8支球队晋级后分为两个小组,球队分别进行小组循环赛,最终两个小组第一进行决赛。随后到了1998-99赛季,欧冠再次改革,根据各大联赛的欧战积分派出球队参加,赛制也改为小组赛和淘汰赛相结合。

英足总当年看不起欧冠,直接禁止英甲联赛冠军参加,因此1954-55赛季的冠军切尔西就没有参赛。

到了1955-56赛季曼联夺取英甲冠军,巴斯比直接宣布要带领红魔进军欧洲。

英足总大光其火,但他们突然发现原来并没有什么成文的规定能够禁止曼联,最后只能威胁要对曼联进行处罚,扣掉曼联联赛的积分。曼联据理力争,最终并没有被扣分。

巴斯比带领曼联参加欧洲冠军杯,遇到的第一个对手是比利时冠军安德莱赫特。老特拉福德当时还没有安装泛光灯,巴斯比只好向曼城租借缅因路球场。当时的曼城俱乐部并不看好欧洲冠军杯比赛,认为最多观众不会超过1万人,于是开出场租租金3000英镑,或者15%门票收入的条件。巴斯比答应直接支付3000镑。曼联第一场欧冠比赛吸引了很多球迷前来观赛,比赛踢得非常精彩。曼联最后10比0大胜对手,一众前锋都差不多杀疯了。最后曼联统计入场看球的球迷数量,发现高达43000人涌进了球场。刨除场租和必要的费用之外,曼联在比赛和商业上都大获全胜。

巴斯比说,“我们一场比赛就把老特拉福德球场的泛光灯赚回来了,还给球队赚到了一个赛季的工资。”

曼联下一轮对手是前西德冠军多特蒙德,缅因路球场足足迎来了75598 名观众,最终比赛曼联以3比2获胜,曼联和多特蒙德联手奉献了一场精彩绝伦的交锋,观战的球迷都感叹不枉此行。

曼联随后战胜毕尔巴鄂竞技队,昂然杀入半决赛。最终曼联在半决赛输给了卫冕冠军皇马,结束了欧冠的征程。

曼联初战欧冠就杀入到了半决赛,成绩令人惊喜。巴斯比的球队得到了宝贵的欧战经验,增加了信心,也让更多的欧洲大陆球迷认识了曼联。

到了1958年2月6日时,曼联遭遇了惨痛的慕尼黑空难。载着曼联一线队成员的飞机在慕尼黑机场加油后两次试图起飞失败,第三度起飞时冲出跑道后撞毁,机身断为两截并发生爆炸。机上7名曼联球员、曼联球会秘书、教练以及一名训练员当场罹难,年仅21岁的邓肯-爱德华兹身受重伤,最终不治。

巴斯比当时也十分危急,甚至有两次都做完了临终祷告,与死神只有一步之遥。即使如此,巴斯比也丝毫不向死神屈服,一直保持着强烈的求生意志。

慕尼黑空难带来的损失是毁灭性的,曼联的资金甚至连发放抚恤都不够,需要持续地向各个股东借款。除了赔偿,俱乐部也因为人员紧缺而差点无法维持运转。危难之下,曼联俱乐部的工作人员和球员们很多人都放弃了工资,还纷纷捐款帮助俱乐部渡过难关。

慕尼黑空难之后的几天,曼联就需要参加足总杯比赛。全队商议决定继续出战。当时整个一线队严重缺员,曼联只能紧急招募球员。

曼联最终凑够了11个人参赛,俱乐部开始勉力运转。曼联随后接连在欧冠和足总杯止步,并且也最终失去了联赛冠军,但曼联全队依然保持着尊严,依然以不屈的斗志去踢每一场比赛。

曼联全队经受了灾难的考验,他们的抗争得到了精神的升华。他们原本就不普通,现在变得更加传奇。曼联全队不屈服于死神,不屈服于经济危机,坚韧地生存下去,坚强地战斗,整个球队得到了价值观的升华。

曼联在那个赛季的欧冠比赛中被米兰淘汰,再次遗憾止步。即使此后几个赛季曼联因为实力大损而无力征战欧洲,但没有人会认为曼联应该就此放弃欧冠杯。

灾难没有让巴斯比放弃足球,他依然坚强,依然保持着对胜利的渴望,依然对比赛充满信心。除此之外,他之前的硬汉形象改变了。步履缓慢,身形消瘦的巴斯比让人感到难过,他的眼神常常柔弱得像一个慈祥的祖父一样。

巴斯比在曼联的训练上花费更多的时间,他长时间地留在办公室里,一点一滴地研究如何提升球队的实力。他不断地琢磨新战术,不断地研究其他球队的打法,细细地分析自己球员的进步空间,小心翼翼地谋划青训的每一个步骤。在墨菲的全力辅佐下,新的曼联很快就成型。曼联的内部变得更加的团结和勇敢。所有的球员都意识到,他们的使命就是要用胜利告慰这个已经垂垂老矣的、带着一点无名悲伤的主帅。

博比-查尔顿回忆说,“我们最难以面对的是在输球之后的马特。他不会朝你发火,而是用悲伤的目光看着你,带有一种独特的平静,简直让人心碎。他甚至会默默地安慰我们,让我们无比自责。我们无法接受失败,每一场比赛都无比拼命。他像一个慈祥的父亲,甚至有时候像一个无法哭泣的祖父。”

时间到了1962年夏天,巴斯比招来了乔治-贝斯特(George Best)。这位来自贝尔法斯特的的年轻小伙子英俊潇洒,球技惊人,节奏多变,细腻的脚法简直称得上绚丽多彩。贝斯特的突破和过人技术出神入化,他脸上总是充满阳光,给全队带来难得的活力,更带来了充溢的自信。这位曼联的超级巨星,具备匪夷所思的技巧,非凡的奔跑速度,卓越的带球突破能力,高超的射门技术,还有各种稀奇古怪的想法和灵感,常常令对手眼花缭乱而无所适从。

贝斯特不仅给曼联带来胜利,还带来非同凡响的魅力。他天生英俊潇洒,深得球迷宠爱,场上表现令球迷如痴如醉,在场外他影星般的俊美外形更是成为英伦最火的巨星,使得他成了大众情人。

贝斯特非常自我,极端自信,性格里带点桀骜不驯,但更多的是潇洒不羁,充满炫技的激情。巴斯比用一种特殊的管理方式让贝斯特感到如鱼得水,也感到喜悦和幸福。贝斯特也始终保持着对巴斯比的尊敬,贝斯特说过,“我从来不关心别人怎么想,我唯一担心的是不要太刺激到老头子。我常常担心老头子的心脏可能承受不了我那些杂耍花样。我经常随心所欲地过人和进球,在球场上踢得自由自在。老头可能私底下很开心,不过在我面前总是一副忧愁的样子,这使我忍不住打进更多的球来开解他一下。”

巴斯比还招募到了另外一个巨星丹尼斯-劳,作为超级前锋的他拥有巨大的能量,也有极强的进攻能力。在曼联偏重于进攻的阵型体系里,劳的才能甚至被放大,被加强。劳后来回忆起当年的岁月时说,“我完全是被巴斯比教练吸引来的,他的奋斗精神和伟大目标感召了我,我希望能够和他创造奇迹。”

丹尼斯-劳性格鲜明,嫉恶如仇,他甚至还要比贝斯特更加固执,也比查尔顿更习惯用损招对付对手。这个以球场上层出不穷的恶劣犯规和屡教不改的恶作剧出名的金球先生说,“巴斯比教练给了我们无限的自由,教会了我们如何在球场上迎接挑衅,也教会了我们如何赢得胜利,享受这些胜利。无论我们表现如何过分,嚣张或者凶悍,他总是为我们开心。有时候我们三个会过掉对手所有后卫,然后在门前传来传去,他也在场边看得津津有味。面对记者的指责,他总是支持我们,是我们背后的的定海神针。”

在巴斯比的召唤下,重建的曼联队迎来了丹尼斯劳、乔治-贝斯特等一大批天才,也等到了查尔顿等球员的重新复苏,这支球队在慕尼黑空难的惨痛打击下重生。

到了1964至1965赛季,由贝斯特、丹尼斯-劳、大卫-赫德、诺比斯-蒂尔斯和博比查尔顿组成的攻击五虎将,以及由老将斯泰尔斯担任核心的防线,爆发出了巢强的力量,帮助球队力压利兹联队,夺得联赛冠军。丹尼斯-劳获得了当年的欧洲足球先生荣誉称号。

到了1966至1967赛季,巴斯比带领曼联又一次夺得联赛冠军,进军欧洲冠军杯。

巴斯比带领曼联第四次参加欧冠比赛,他们雄心勃勃,一路横扫千军,接连将苏格兰的赫伯年队、南斯拉夫的萨拉热窝队、波兰的扎布热队挑落,在半决赛更是击败了当年的超级夺冠热门球队皇家马德里队,挺进了决赛。

“慕尼黑空难带给曼联的打击是毁灭性的,但曼联不会因此解散,巴斯比也不会放弃,红魔的精神永远不会死。”

曼联赢得了英甲冠军,赢得了足总杯冠军,成为英伦三岛最强的豪门,但巴斯比并不满足于此。

巴斯比认为曼联要走向欧洲,成为全欧洲范围内最好的球队,甚至要成为一家受到全世界欢迎的豪门俱乐部。巴斯比对董事会说:“我希望带领曼联参加欧洲俱乐部冠军赛,我们的战场要超越英甲联赛,我们要和欧洲最强的球队交锋。”

巴斯比的眼界是非凡的,特别是那个年代欧冠才刚刚开始,巴斯比就意识到曼联必须要到欧洲去大展身手。

一直以来,欧洲各大联赛都是单独举行,各国之间足球俱乐部的比赛只有一些偶然举行的邀请赛。直到1954年,当时欧洲足球先生评选活动的创始人加布里埃尔-亚诺提出建议,创办一个欧洲各国俱乐部参加的足球比赛。国际足联和欧足联态度傲慢,他们对非国家队的比赛不感兴趣,拒绝组织这种跨联赛的比赛。亚诺的提议最终得到了皇家马德里、安德莱赫特、维也纳快速等数家俱乐部的响应,也得到了匈牙利足协的热情欢迎。在这个计划提出的差不多时间,欧足联希望组织欧洲各大城市代表队参与的杯赛,这个在欧洲明显缺乏可行性。欧足联很快放弃了城市杯赛,转而支持组织俱乐部之间的比赛。到了1955年5月21日,欧洲足联和相关足球俱乐部在巴黎举行会议,决定组织举办欧洲各个顶级联赛冠军比赛,并将赛事定名为欧洲俱乐部冠军杯比赛

在1955-56赛季首届欧冠开始,一共有16支球队报名参加,通过淘汰赛决出冠军。到了1956-57赛季,增设了一轮外围赛,正赛阶段仍保持16队参赛不变。1972-73赛季欧冠取消了外围赛,参加正赛球队变为32队,淘汰赛赛制不变。到了1991-92赛季欧冠再次改革赛制,32支球队先进行2轮主客场淘汰赛,8支球队晋级后分为两个小组,球队分别进行小组循环赛,最终两个小组第一进行决赛。随后到了1998-99赛季,欧冠再次改革,根据各大联赛的欧战积分派出球队参加,赛制也改为小组赛和淘汰赛相结合。

英足总当年看不起欧冠,直接禁止英甲联赛冠军参加,因此1954-55赛季的冠军切尔西就没有参赛。

到了1955-56赛季曼联夺取英甲冠军,巴斯比直接宣布要带领红魔进军欧洲。

英足总大光其火,但他们突然发现原来并没有什么成文的规定能够禁止曼联,最后只能威胁要对曼联进行处罚,扣掉曼联联赛的积分。曼联据理力争,最终并没有被扣分。

巴斯比带领曼联参加欧洲冠军杯,遇到的第一个对手是比利时冠军安德莱赫特。老特拉福德当时还没有安装泛光灯,巴斯比只好向曼城租借缅因路球场。当时的曼城俱乐部并不看好欧洲冠军杯比赛,认为最多观众不会超过1万人,于是开出场租租金3000英镑,或者15%门票收入的条件。巴斯比答应直接支付3000镑。曼联第一场欧冠比赛吸引了很多球迷前来观赛,比赛踢得非常精彩。曼联最后10比0大胜对手,一众前锋都差不多杀疯了。最后曼联统计入场看球的球迷数量,发现高达43000人涌进了球场。刨除场租和必要的费用之外,曼联在比赛和商业上都大获全胜。

巴斯比说,“我们一场比赛就把老特拉福德球场的泛光灯赚回来了,还给球队赚到了一个赛季的工资。”

曼联下一轮对手是前西德冠军多特蒙德,缅因路球场足足迎来了75598 名观众,最终比赛曼联以3比2获胜,曼联和多特蒙德联手奉献了一场精彩绝伦的交锋,观战的球迷都感叹不枉此行。

曼联随后战胜毕尔巴鄂竞技队,昂然杀入半决赛。最终曼联在半决赛输给了卫冕冠军皇马,结束了欧冠的征程。

曼联初战欧冠就杀入到了半决赛,成绩令人惊喜。巴斯比的球队得到了宝贵的欧战经验,增加了信心,也让更多的欧洲大陆球迷认识了曼联。

到了1958年2月6日时,曼联遭遇了惨痛的慕尼黑空难。载着曼联一线队成员的飞机在慕尼黑机场加油后两次试图起飞失败,第三度起飞时冲出跑道后撞毁,机身断为两截并发生爆炸。机上7名曼联球员、曼联球会秘书、教练以及一名训练员当场罹难,年仅21岁的邓肯-爱德华兹身受重伤,最终不治。

巴斯比当时也十分危急,甚至有两次都做完了临终祷告,与死神只有一步之遥。即使如此,巴斯比也丝毫不向死神屈服,一直保持着强烈的求生意志。

慕尼黑空难带来的损失是毁灭性的,曼联的资金甚至连发放抚恤都不够,需要持续地向各个股东借款。除了赔偿,俱乐部也因为人员紧缺而差点无法维持运转。危难之下,曼联俱乐部的工作人员和球员们很多人都放弃了工资,还纷纷捐款帮助俱乐部渡过难关。

慕尼黑空难之后的几天,曼联就需要参加足总杯比赛。全队商议决定继续出战。当时整个一线队严重缺员,曼联只能紧急招募球员。

曼联最终凑够了11个人参赛,俱乐部开始勉力运转。曼联随后接连在欧冠和足总杯止步,并且也最终失去了联赛冠军,但曼联全队依然保持着尊严,依然以不屈的斗志去踢每一场比赛。

曼联全队经受了灾难的考验,他们的抗争得到了精神的升华。他们原本就不普通,现在变得更加传奇。曼联全队不屈服于死神,不屈服于经济危机,坚韧地生存下去,坚强地战斗,整个球队得到了价值观的升华。

曼联在那个赛季的欧冠比赛中被米兰淘汰,再次遗憾止步。即使此后几个赛季曼联因为实力大损而无力征战欧洲,但没有人会认为曼联应该就此放弃欧冠杯。

灾难没有让巴斯比放弃足球,他依然坚强,依然保持着对胜利的渴望,依然对比赛充满信心。除此之外,他之前的硬汉形象改变了。步履缓慢,身形消瘦的巴斯比让人感到难过,他的眼神常常柔弱得像一个慈祥的祖父一样。

巴斯比在曼联的训练上花费更多的时间,他长时间地留在办公室里,一点一滴地研究如何提升球队的实力。他不断地琢磨新战术,不断地研究其他球队的打法,细细地分析自己球员的进步空间,小心翼翼地谋划青训的每一个步骤。在墨菲的全力辅佐下,新的曼联很快就成型。曼联的内部变得更加的团结和勇敢。所有的球员都意识到,他们的使命就是要用胜利告慰这个已经垂垂老矣的、带着一点无名悲伤的主帅。

博比-查尔顿回忆说,“我们最难以面对的是在输球之后的马特。他不会朝你发火,而是用悲伤的目光看着你,带有一种独特的平静,简直让人心碎。他甚至会默默地安慰我们,让我们无比自责。我们无法接受失败,每一场比赛都无比拼命。他像一个慈祥的父亲,甚至有时候像一个无法哭泣的祖父。”

时间到了1962年夏天,巴斯比招来了乔治-贝斯特(George Best)。这位来自贝尔法斯特的的年轻小伙子英俊潇洒,球技惊人,节奏多变,细腻的脚法简直称得上绚丽多彩。贝斯特的突破和过人技术出神入化,他脸上总是充满阳光,给全队带来难得的活力,更带来了充溢的自信。这位曼联的超级巨星,具备匪夷所思的技巧,非凡的奔跑速度,卓越的带球突破能力,高超的射门技术,还有各种稀奇古怪的想法和灵感,常常令对手眼花缭乱而无所适从。

贝斯特不仅给曼联带来胜利,还带来非同凡响的魅力。他天生英俊潇洒,深得球迷宠爱,场上表现令球迷如痴如醉,在场外他影星般的俊美外形更是成为英伦最火的巨星,使得他成了大众情人。

贝斯特非常自我,极端自信,性格里带点桀骜不驯,但更多的是潇洒不羁,充满炫技的激情。巴斯比用一种特殊的管理方式让贝斯特感到如鱼得水,也感到喜悦和幸福。贝斯特也始终保持着对巴斯比的尊敬,贝斯特说过,“我从来不关心别人怎么想,我唯一担心的是不要太刺激到老头子。我常常担心老头子的心脏可能承受不了我那些杂耍花样。我经常随心所欲地过人和进球,在球场上踢得自由自在。老头可能私底下很开心,不过在我面前总是一副忧愁的样子,这使我忍不住打进更多的球来开解他一下。”

巴斯比还招募到了另外一个巨星丹尼斯-劳,作为超级前锋的他拥有巨大的能量,也有极强的进攻能力。在曼联偏重于进攻的阵型体系里,劳的才能甚至被放大,被加强。劳后来回忆起当年的岁月时说,“我完全是被巴斯比教练吸引来的,他的奋斗精神和伟大目标感召了我,我希望能够和他创造奇迹。”

丹尼斯-劳性格鲜明,嫉恶如仇,他甚至还要比贝斯特更加固执,也比查尔顿更习惯用损招对付对手。这个以球场上层出不穷的恶劣犯规和屡教不改的恶作剧出名的金球先生说,“巴斯比教练给了我们无限的自由,教会了我们如何在球场上迎接挑衅,也教会了我们如何赢得胜利,享受这些胜利。无论我们表现如何过分,嚣张或者凶悍,他总是为我们开心。有时候我们三个会过掉对手所有后卫,然后在门前传来传去,他也在场边看得津津有味。面对记者的指责,他总是支持我们,是我们背后的的定海神针。”

在巴斯比的召唤下,重建的曼联队迎来了丹尼斯劳、乔治-贝斯特等一大批天才,也等到了查尔顿等球员的重新复苏,这支球队在慕尼黑空难的惨痛打击下重生。

到了1964至1965赛季,由贝斯特、丹尼斯-劳、大卫-赫德、诺比斯-蒂尔斯和博比查尔顿组成的攻击五虎将,以及由老将斯泰尔斯担任核心的防线,爆发出了巢强的力量,帮助球队力压利兹联队,夺得联赛冠军。丹尼斯-劳获得了当年的欧洲足球先生荣誉称号。

到了1966至1967赛季,巴斯比带领曼联又一次夺得联赛冠军,进军欧洲冠军杯。

巴斯比带领曼联第四次参加欧冠比赛,他们雄心勃勃,一路横扫千军,接连将苏格兰的赫伯年队、南斯拉夫的萨拉热窝队、波兰的扎布热队挑落,在半决赛更是击败了当年的超级夺冠热门球队皇家马德里队,挺进了决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