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称大航海时代的《水浒传》!海盗之王“海雷丁”的传奇人生(上)

堪称大航海时代的《水浒传》!海盗之王“海雷丁”的传奇人生(上)

出身绿林,打出名堂后主动投靠朝廷,再接受朝廷委派去对抗外敌。海雷丁的故事就像是世界的《水浒传》,并且要比梁山好汉更残暴,取得的地位也更高。

对于一个16世纪的海盗来说,其生涯上限,或者说他所追求的目标通常包括些什么?足以实现财务自由的经济收入;一呼百应的江湖地位;随时可以喝到断片儿的美酒佳酿;高手云集的麾下庞大队伍;令正规军咬牙切齿的作案方式;外加一张立绘生动的高额通缉令?

当历史来到16世纪,教与基督教开始了争夺世界中心的混乱斗争,其斗争形式之繁多,涉及到消耗经济的小规模战争、以信仰名义进行的海上圣战、对海岸要塞和港口的袭击、围攻大型岛屿堡垒、史诗级别的大海战等等,堪称“海战万花筒”。

参战方以把对方首领的脑袋戳在长矛顶端进行展示为目标,土耳其人、希腊人、北非人、西班牙人、意大利人和法国人;亚得里亚海、达尔马提亚海和地中海;军人、商人、帝国捍卫者、圣战狂热者和海盗,所有这些东方的、西方的、***的、新大陆的,都为捍卫各自的宗教、贸易、逐渐兴盛或者注定灭亡的帝国而战。

而我们接下来三篇故事的主角——海雷丁,便是基于上述背景,成为了大航海时代历史上势力最大,实力最强,地位最高,破坏力最为残暴的顶级海盗。

无论直译为“红胡子”的“巴巴罗萨”,还是后人普遍听说的“海雷丁”,事实上都并非人物的真实姓名。就连“巴巴罗萨”这个始于神圣罗马帝国腓特烈一世,后来又被希特勒用来指代入侵苏联的作战代号,在这一时期也是先后冠名了两位海盗——出身于地中海东部莱斯博斯岛的两兄弟:哥哥奥鲁奇和弟弟赫兹尔。

两兄弟出身的年代,原本风平浪静的莱斯博斯岛正处于教和基督教两个世界越发四分五裂的边界上,作为奥斯曼帝国骑兵的父亲,以及身为一名希腊基督徒的母亲,让这个小小的四口之家无形中便跨越了东西方两个世界。

当时由于西班牙的阿拉贡女王伊莎贝尔征服了格拉纳达王国,宗教“光复”运动导致伊比利亚半岛上已经安宁生活了八百年的们失去了原本的家园,很多人被迫流亡到巴巴利海岸,也就是今天的摩洛哥、阿尔及利亚和突尼斯一带,贫穷的生活和流亡的积怨,很快转化成了巴巴利海岸越发猖獗的海盗行动。

西班牙的生活经历使得流亡者海盗既熟悉海域,又能用熟练的西班牙语进行伪装。西班牙方面不得不派出骑士团在巴巴利沿岸建立起堡垒防御链,但此时正值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无论西班牙王室还是指挥圣战的宗教集团都觉得与其在北非消耗人力物力,遍地黄金的新大陆,难道它不香吗?

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奥鲁奇和赫兹尔以教的名义开始了海盗活动。结果两兄弟出师不利,1510年左右,奥鲁奇在行动中遭到骑士团俘虏,并先后在堡垒工事和桨帆船上充当身负枷锁的***奴隶,直到凭借挫断铁链才侥幸逃出,这段屈辱让他对骑士团和整个基督教世界愈发的恨之入骨。

随后时间来到了1512年前后,此时西班牙人科尔特斯即将以基督教的名义征服墨西哥,而奥鲁奇与赫兹尔历经了创业初期的磨难,如今凭借作为水手的高超本领,专门打劫那些来往于北非和意大利海岸的商船。他们并没有像其他海盗那样挥霍赃物,而是物尽其用,把缴获的船只拆解后打造成新的战船,还通过贿赂突尼斯苏丹,用礼物讨好当地平民,得到了港口拉格莱塔作为行动基地。

这种带有强烈圣战色彩的海盗行为,为他们获得了宗教领袖的支持,奥鲁奇作为奴隶俘虏时收集的海防信息,加上流亡者对于海岸地形的掌握,让他总是可以绕过西班牙海军的视野去洗劫基督徒的村庄,还刷出了一个月时间里打劫21艘商船,俘虏3800人的出色战绩。

这种“出色”在基督徒眼里自然就成了撒旦的人间化身,奥鲁奇矮小强壮(你可以想象成土耳其的举重运动员),脾气暴躁,有着令人畏惧的红色头发和胡须。赫兹尔向来心思敏捷,他第一时间就意识到南欧刚刚出现的新型印刷机对于人设推广的积极作用,于是找来写手炮制出“与魔鬼定下盟约”、“震惊,红胡子的秘密,再不看就删了”、“假的!这份来自天堂的雷霆”等爆款文案,让曾经的奥鲁奇,如今的红胡子,成为了人们光是听到名字就要画十字的魔鬼代言人。

此时野心勃勃的奥鲁奇并不满足于只当一个大V海盗,通过观察北非社会局势,他看准了当地诸王国之间正处于分崩离析,城邦与部落彼此混战的无序乱象。1515年,奥鲁奇与伊斯坦布尔的奥斯曼权力中枢取得了直接联系,觐见塞利姆苏丹(即将改变东西方世界历史进程的苏莱曼苏丹之父),表示愿意为苏丹开拓奥斯曼帝国在北非的势力。苏丹对他青睐有加,并送出两艘满载士兵、火药和大炮的大型桨帆船,表达了充分的信任。

奥鲁奇回到北非之后,策划了阿尔及尔一次内部政变,把当地苏丹**在浴室中,并指挥刚刚获得的正规军备,迅速平息了那些质疑其行为合法性的声音。在击败了前来围剿他的西班牙军队之后,奥鲁奇深入内陆,将占领地区扩大至今天阿尔及利亚全境。就像是《海贼王》中一度盘踞并控制阿拉巴斯坦的克洛克达尔,此时的奥鲁奇已经将整个阿尔及利亚,变成了自己的海盗王国,作为庆祝,嚣张的海盗们开始将身体残缺的俘虏仍回基督教国家的海岸。

此时的查理五世,是自查理曼以来欧洲最庞大领地的继承人,而且和查理曼相比,查理五世还拥有美洲这块蕴藏无数待发掘财富的新大陆,身负着“天主教国王”的头衔和消灭新月、以圣雅各之名击败军队的使命。

查理五世向惨遭奥鲁奇废黜的阿尔及利亚特莱姆森国王提供了1万名士兵和足够的经费,而春风得意的奥鲁奇,却并没有意识到为了在内陆城市享受攫取到手的胜利果实,已经离自己真正的主场——阿尔及尔的海盗巢穴有超过200英里的距离。

结果,西班牙人切断了奥鲁奇的补给线,对城市进行长期围攻,并用查理五世下拨的经费收买了城中的反抗势力里应外合。当城防被最终瓦解,仓皇出逃的奥鲁奇被一群士兵猎*在城外的丘陵地带。士兵们把他的脑袋砍下来插在长枪的枪头上,以“阻止这个吸血鬼有机会复活”,并把腐烂的头颅带回西班牙进行展示。

然而,打了胜仗的查理五世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错综复杂的北非问题,随着西班牙军队班师回朝,出现了新的权力真空(有些类似今天的阿富汗)。赫兹尔继承哥哥未竟事业的后续行动甚至比西班牙撤军的速度还快,他先是把黑色的胡子染红,成为了二代目“巴巴罗萨”;然后再次向伊斯坦布尔的塞利姆苏丹示好,这一次他吸取了奥鲁奇的教训,直接向苏丹塞利姆俯首称臣,被证实任命为“阿尔及利亚总督”,取得了政治上的合法性,阿尔及利亚一下子从北非的地方争斗中脱离出来,变成了奥斯曼帝国的一个行省。

真正让赫兹尔站上历史舞台的关键,在于他向苏丹塞利姆效忠之后不久,这位苏丹就告别了人世,奥斯曼帝国交到了其历史上最伟大的统治者之一——苏丹苏莱曼的手中。

苏莱曼同样赏识这位年轻的海盗,他授予赫兹尔一个新的荣誉称号:海雷丁,意思是“信仰之善”,因此二代目红胡子又被称“海雷丁·巴巴罗萨”,也就是《黎明之海》中那位作为航海士出现的海雷丁。从此之后,海雷丁与西班牙人之间的战斗不再是海盗VS海军,而升级为苏莱曼与查理五世,世界与基督教世界的海上全面战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